关于我们

对冲基金的“镜像”ETF / 13.02.2019

虽然第一批交易所交易基金最近才出现在世界市场上(第一支ETF注册于1993年),但它们很快就受到了私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的极大青睐。 目前绝大多数ETF的主要策略就是最准确地重复参考指数的结构。通常,这些指数是由股票,商品或货币兑换计算来的,或由ETF提供商专门创建指标(特别是,如果交易所交易基金专注于实施某些高度专业化的投资理念,那么创建外汇基金也就应运而生了)。事实上,严格遵守指数的投资策略,已成为ETF的一个显着特点,并且它允许以最小的成本,同时保持可接受的流动性水平,来实现各种投资策略。

于是人们逐渐的拿ETF与对冲基金相比,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,对冲基金显得日渐式微。其实对冲基金与ETF不同,它最初专注于使用主动的投资策略,其中包括密集搜索低估资产,进行套利交易,构建相当复杂的衍生品组合等。而且对冲基金中的许多基金正积极使用信贷资金(实际上,操作对冲基金使用的杠杆比率仅取决于他们的风险偏好,并可以用一个两位数来衡量),而投资对冲基金的资产清单又是无限的(这就是对冲基金有时候又被称为“杂食性投资者”的原因)。

除此之外,大多数对冲基金还具有以下特点:

1)“入门门槛”相当高的——即使是在这方面最亲民的基金—— “离岸基金” ,它的最低投资额也要在5万美元到10万美元之间(而相较于一些传统的对冲基金,门槛还要更高——至少100万美元起);

2)投资周期长——如今的市场上几乎没有投资周期少于5年的对冲基金(对冲基金的投资周期主要为10年到15年左右),此外,投资者会被直接禁止提前提取投资资金(一般情况下,我们最常见的是从投资开始时即被声明三年之内禁止撤销投资资金),或者是需要投资者缴纳一部分额外费用,比例为投资金额的1% 到 5%不等(用以提供“提前退出违约金”);

3)交易成本高:传统的奖励模式是“2—20”,即无论取得的收益如何,需要缴纳对冲基金的服务成本为——投资资产平均年值的2%,以及需要支付所获收益的20%。

即便是这样,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,对冲基金凭借其所具有的客观优势,使得交易所交易基金无法长期与对冲基金相竞争。

首先,比如说在一个具有高集中度特点的有前景的市场中(例如钾肥市场中,有10家最大的公司垄断着世界上钾肥的生产)。在这种情况下,ETF通常会致力于形成一个相当广泛的多元化资产组合,而对冲基金可能会专注于投资目前有限数量的资产。

其次,从原则上讲,一些投资策略涉及相当大的投资金额,特别是投资一些另类市场(比如投资宝石,古董,复古汽车等)。

再其次,实践表明一些由“投资大师”管理的一些对冲基金很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“超越”股票指数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过去的几年中“镜像ETF”初现端倪,事实上,这些“镜像ETF”正试图以某种方式复制对冲基金在市场上的行动,即尽可能“重现”他们的投资策略,这样的“镜像ETF”中的确有一些可供我们进行选择。

从理论上来讲,“镜像ETF”可以将由特定对冲基金组成的投资组合作为基准指标(或者,几种不同的对冲基金遵循不同的投资策略):在这种情况下,“镜像”ETF投资组合的结构将完全等同于对冲基金投资组合的结构。然而在实践中,这样实施却是相当困难的,因为根据对冲基金的法律要求规定,在有关投资组合的结构信息披露领域的政策是相当柔和的(也就是说,对冲基金通过适当的“镜像”ETF来充分“复制”他们的投资组合结构所需要的频率要低得多)。

正是由于这个原因,对冲基金使用的复制“镜像”ETF的投资策略在实践中得以普及。

特别是,ETFs IndexIQ提供商开发了4个特殊指数(IQ Hedge Multi-Strategy Index,IQ Hedge Market Neutral Index,IQ Hedge Macro Index和IQ Merger Arbitrage Index指数),用于复制对冲基金策略。比如,使用IQ对冲多策略指数作为基准的IQ Hedge Multi-Strategy Tracker ETF(QAI),试图复制对冲基金使用的几种投资策略(其中包括多头/空头策略;全球宏观经济策略; 中立策略;新闻的策略分析;套利策略等)。ETFs IndexIQ的提供商的其他基金也专注于重复这些策略(例如,IQ Hedge Macro Tracker ETF(MCRO)以及IQ Hedge Market Neutral Tracker ETF(QMN))。

需要注意的是,“镜像”ETF复制对冲基金投资策略有一个主要优势:那就是通常“镜像”ETF不使用信用基金,所以它具有风险水平低的特点。除此之外,“镜像”ETF也免除了私人投资者的高“进入门槛”,和长投资周期的问题以及大量管理费的干扰(对于大多数“镜像”ETF,每年成本约1%)。




关于ALL ETF | 提问

All Etf © 2013